为了拯救女性,「卖淫合法化」势在必行?

评论

近期,多位明星遭指控作为嫖客光顾卖淫女性,前几个月有李云迪,这几天有王力宏。我并不想讨论他们是非对错,这是执法部门和法院根据当地法律的工作。

我想谈谈卖淫合法化这个话题。卖淫本身是一个敏感话题,讨论它的合法化更是站在雷区的边缘。

大城市的火车站门口都会长期蹲守着一群皮条客,他们能顷刻间辨认出从门口走出的人是否离家出走的女子。这时,他们会以提供免费住宿,以及收获一段浪漫关系的可能性为诱饵。女生大多缺钱缺爱,这番话对她们来说就像天上掉馅饼。

她们不知道的是,这是她们最后几分钟的自由。这晚以后,她们将被控制成为妓女,不以个人意志所改变。本文里提到的性工作者,除非特地标注,否则默认为女性[1]

事实上,性工作者是一个极其危险的职业。性攻击、强迫吸毒、虐待、甚至死亡,在这个行业司空见惯。大多性工作者年纪轻轻就被迫入行,四成性工作者成年前为童妓。她们既没有人脉、也没有经济基础摆脱卖淫的命运。

大多女妓受皮条客控制,每天只有接客达到足够的金额,皮条客才会给她们吃的,没达到则是一顿拳打脚踢。除了从生理上实施控制,皮条客还会从财务入手。即使女妓超额完成了任务,多出来的钱也需要全部上交,无法储蓄,因此大多妓女死前仍然穷困潦倒。另外,皮条客也会故意让旗下性工作者染上毒瘾,这样他们就能以毒品控制。超过六成的妓女受到过性攻击,由于长期受到来自顾客和皮条客的暴力和虐待,她们的寿命远远短于男妓。

由于在美国大多数州卖淫是非法的,保护妓女的法律屈指可数。很多妓女遭遇暴力,报警后她们自己被捕。因此,即使遇上不合理对待,她们也会惧怕求助后被抓,而选择不声张。在卖淫非法的现实下,执法部门和社会机构能做的事不多,执法单位不抓她们就已经是法外开恩了,NGO 也不能打着支持非法卖淫活动而获得联邦拨款。

一个国家的法律和人民的观念密不可分。大家都觉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,所以入屋盗窃、偷车、持械抢劫都写在刑法典上。

同样地,卖淫为什么是非法的?因为人们认为道德上卖淫是不对的。人们认为,卖淫合法的话,会导致更多的女性受到虐待,她们脱离这个行业只会越发艰难。同时也有人觉得,卖淫让女性身体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被男人性剥削。既然目前卖淫是非法的,性工作者的遭遇都这么惨。大规模合法化后,岂不是千千万万个妇女都面临威胁?

从历史的教训中我们能得知:卖淫合法化对性工作者利大于弊。

荷兰可以称得上是最成功的卖淫合法化国家。经过二十年的合法化运动,这个行业终于不用在黑市中隐藏自身。合法化后带来的严格规定,很好地保护了性工作者的安全。经营妓院需要定期检查卫生和安全,才能更新营业许可。合法化清除了存在已久的卖淫黑市,使得妇女不必惧怕黑帮勒索恐吓。改由警察保护,就如同其他行业一般,总体上安全了很多。妓女遇到难缠的客人,只需拨打紧急求助热线,警察哗啦啦跑上门来轰走闹事嫖客。她们终于可以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,降低对性工作者的危险。

除此之外,对荷兰社会整体来说,合法后的性工作者创造了税收,也减少了通过性接触的传染病。社会对性工作者这份职业也减少了歧视,不再以罪犯的眼光看待。当然,这和刚才提到合法化为性工作者提升的安全来说微不足道。

我并不认为荷兰的法律就完美地保护了性工作者的利益。不过,我相信只要立法者能够继续保持倾听她们的声音,未来她们的前景只会越来越好。相比其他国家的同行,至少她们能在安全可靠的环境营业,也能自由地选择退出这个行业。

很多人在讨论卖淫合法化的事件里,很少有人会在意性工作者的意见。讽刺的是,这些政策最终落实在性工作者头上,她们需要承受非法化带来的黑市交易,无法得到有效保护。大多数激烈讨论的人对此毫不关心,毕竟他们无需挨揍,也不会受到虐待仍无法求助,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很多反对卖淫合法化的人,根本不关心妇女的安全健康,不然早就支持合法化了。他们只不过是以此作为幌子不同意卖淫合法化,实质原因还是认为卖淫「不道德」。

为什么觉得不道德呢?因为他们觉得大部分妇女为了经济利益才出卖的身体,是被人剥削了,被人控制了。事实上,当你说妇女可以使用她们的身体做什么和不可以做什么,才是一种剥削,才是一种控制。

请别忘记,人们,包括妇女,每天都在以合法的方式出卖身体,从而获取利益。色情影片和脱衣舞是合法的。有人倾向和更富裕的伴侣发生关系,甚至多到有了「钓金龟」这词。有人在一段婚姻中宁愿忍受不和谐,也要享受经济上的稳定。

我并没有看到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。卖淫如果是不正义的话,刚才提到的几个例子也并没有比卖淫正义多少。我不禁思考,这些活动有些是被鼓励的,有些是能接受的,唯有卖淫十恶不赦。

有一个解释能说得通:人们装看不见。

色情片是男女双方自愿发生的性行为,只是刚好拍下并上传到 Pornhub,观众凑巧在某个时刻打开手机观看了影片。人们挥洒钞票到脱衣舞者肌肤上,仅仅是因为佩服她的钢管舞姿,并没有性意味。某些女生选择和富有的伴侣保持关系仅仅是出于金钱以外的原因。

人们无法装作看不见性工作和金钱的直接挂钩关系。门口处的黑板赫然写着对应价格提供的服务,明码实价。全套多少钱,包夜加多少钱,这个价位能接受什么行为,都写得明明白白。卖淫和钱的关系无法像其他例子一样选择看不见,这让很多人有强烈的心理不适。

合法化意味着女性能自由选择这个职业。一些人一边觉得女性应该有控制自己身体的权利,但是无法接受她们自愿从事卖淫活动。他们不相信女性会自行选择这个职业。

卖淫有罪化救不了性工作者。他们的不作为最终支持了保持当前卖淫法律,伤害了实际从事这个行业的妇女。而这一切伤害,都是在道德的幌子下,打着保护她们的口号。性工作者只好在不受监管的黑市中开展业务。她们时刻身处危险。

我恨伪君子。

他们「为了妇女安全」而反对性工作合法化,实质上是对妇女从事性相关行业获取经济利益的不满。可是,他们不会对看色情影片、去泰国看脱衣舞娘表演、为金钱而约会的人有异议。为什么他们不敢反对色情影片?几乎整个男性人口会把他们淹没在嘲讽声之中。但是他们唯独对卖淫有意见,因为它「在道德上有问题」。我想,这是因为性工作者的声音长期受到忽视。

与其喊口号说着「帮助失足妇女」,不如采取实际行动来拯救真正需要帮助的妇女。唯有使卖淫合法化,才能实施严格的监管法规,构建一个性工作者需求能真正得到回应的系统,从而安心、安全、安稳地工作。我希望,有一天,性工作者不再受到攻击,不再需要强迫吸毒,不再受到虐待。


通过法律保护性工作者不必一蹴而就,让社会稳步开放。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尤为重要。例如,应从妓女本身不用负法律责任开始,她们才不会惧怕报警求助。

以下是目前世界范围内使用的不同法律模型:

不同法律模型 详情
Prohibitionism 禁酒主义 卖淫在所有地方都是非法的(被禁止/被定罪)。出售、购买、组织(通过妓院、皮条客等),以及为金钱索取性服务都是违法的。这种做法在宗教色彩浓厚的国家很常见,特别是那些将色情制品列为非法的国家。
Neo-abolitionism 新废除主义 认为卖淫是对妇女的暴力。卖淫在技术上是合法的,但购买、组织和诱导性行为都是非法的。妓女在被抓到时被认为在法律上是无罪的,但他们的客户和皮条客(妓女的 「组织者」或老板)会被起诉。这种「反向漏洞」的目的是为了压制需求。
Abolitionism 废除主义 全世界最普遍的方法。卖淫和买淫都是合法的。然而,为了防止对性工作者的剥削,公开招揽;经营妓院;以及拉皮条、拉皮条和强迫卖淫等「组织」形式通常都被禁止。
Legalization 合法化 出售、购买以及某些形式的组织(通常是妓院)和招揽性行为是合法的。但它们也受到管制,如要求妓女登记或只允许在某些地区卖淫。
Decriminalization 非罪化 出售、购买、组织和引诱性行为都是合法的(或者干脆在法律中根本没有涉及),并受到最低限度或没有特殊规定的约束。

参考:

题图为荷兰 🇳🇱 红灯区 by Gio Mikava

To Protect Women, Legalize Prostitution

Countries Where Prostitution Is Legal 2021

最后说明一下,笔者没有过嫖娼的历史,未来也没有相关计划。只是凑巧接触过相关从业者,以及对这方面的调查感兴趣。


  1. 男妓的处境要远好于女妓,他们大多单独接单,不受皮条客的控制。决定不干了也相对容易。 ↩︎